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福尔摩斯是什么(福尔摩斯头上的高礼帽)
福尔摩斯是什么(福尔摩斯头上的高礼帽)

喜欢福尔摩斯的人,都知道柯南道尔笔下的这个人物,喜欢戴着一顶猎鹿帽,身披斗篷,手拿弯柄烟斗,充满了英伦绅士的色彩。但实际上,在柯南道尔的原著中,福尔摩斯从未戴过猎鹿帽。

《神探夏洛克》中的福尔摩斯

什么是猎鹿帽呢?顾名思义,就是欧洲人在野外打猎时戴的帽子。在外形上,它是使用几块布片缝制在一起的,前后都有帽檐,也有护耳。对于外出打猎的贵族们来说,这样的帽子可以很好的保护脖子和耳朵,防寒防晒,算是19世纪最受欢迎的一种款式吧。

不过,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仅仅戴着一顶“有护耳的旅行帽子”,或者是“一顶服帖的布帽子”,并没有说明是猎鹿帽。只不过,当时的插画师们,在给故事配图的时候,发现猎鹿帽的辨识度高,更容易被人接受。所以,大家都认同福尔摩斯的猎鹿帽形象了。

但是,福尔摩斯第一次出现在插画中,并非戴着猎鹿帽。

大卫·亨利·福瑞斯顿笔下的福尔摩斯

1887年,画家大卫·亨利·福瑞斯顿(David Henry Friston)受邀给《血字的研究》画上插画,这是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第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在大卫的笔下,福尔摩斯身披斗篷,手持放大镜,头上戴着的并非猎鹿帽,而是一顶高礼帽——这是维多利亚时代最受绅士欢迎的帽子。

不过,这个造型似乎有点“平庸”,读者们并不买账。在人们的想象中,福尔摩斯并非普通的英伦绅士,他并不古板,也没有这么多规矩,应该让这个大侦探个性一些。于是,福尔摩斯猎鹿帽的插画形象,反而收获了大多数读者的赞誉。

电影时代的福尔摩斯更是广受欢迎,很多优秀演员都扮演了这一角色。但是,最被广大观众接受的经典福尔摩斯扮演者,是英国演员杰里米·布雷特。

杰里米·布雷特

在这之前,演员们都是在“演”福尔摩斯,到了他这里,没有了“演”,杰里米·布雷特就是福尔摩斯。这可能是对一个演员的最高赞誉之一了,对很多的福尔摩斯电影迷们来说,杰里米·布雷特依然是最经典的福尔摩斯。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杰里米·布雷特对原著进行了大胆的“颠覆”,塑造了一个更适合荧幕表现的福尔摩斯形象。杰里米不仅让福尔摩斯减少了抽烟的频率,更是让这个19世纪的大侦探,戴上了那个时代最流行的高礼帽。

这才是真正符合历史的装扮,19世纪的伦敦大街上,不会有人戴着猎鹿帽逛街,因为实在太蠢了。

杰里米·布雷特一定认真研究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男性装扮,才会做出这一改变的。下面我们也回到那个特殊的时代,看看英国绅士们都是什么形象。

19世纪英国街头

在为数众多的表现19世纪英国街头场景的画报中,绅士们往往都是身穿礼服、头戴高礼帽,至少有一半的男性留着胡子。也就是说,维多利亚时代的男性,非常流行的高礼帽和胡子。

我们先从胡子说起吧,因为八字须或者络腮胡子满大街都是。在当时的整个欧洲,留胡子都成为一种时尚,比如希腊的男性,不分什么阶级,都喜欢留着八字须;政客和精英阶层喜欢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比如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德国人更喜欢两撇浓密的八字须,比如哲学家尼采、德皇威廉一世、海军元帅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法国印象派艺术家几乎人人都留过络腮胡子……

每个人都知道胡须并不方便,吃饭时容易粘到汤水和食物,精致的八字须还需要经常修剪——不过当时的欧洲男人并不在意这些,因为这是一种时尚。

和胡子相比,高礼帽更是英国男人必不可少的装饰。

19世纪20年代之后,高礼帽迅速风靡开来。首先佩戴的是中产阶级,然后开始流行至贵族阶层,在不到30年时间里,整个英国的大街上到处都是高礼帽。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黑色礼帽的高度也在不断的增加,以至于最后有些人头上像顶了“大烟囱”一样。

19世纪伦敦街头

虽然络腮胡子并没有流行太长时间,但是高礼帽的生命力却非常顽强。从19世纪30年代到20世纪初,整个欧洲都充满了带这种帽子的人。而且,与之搭配的斗篷也开始流行,当时的中产阶级尤其重视自己的形象,哪怕是一些穷人,为了体面也会买一顶高礼帽戴上。

对高礼帽的痴迷夸张到什么程度呢?1893年柏林一家报纸刊登一个报道:有人爆料称一个“没戴帽子的男人”在街头游荡,骚扰路人,他显然精神不太正常;狄更斯在小说《我们的朋友中》,塑造了一个靠打捞泰晤士河中的死尸、掏死者腰包为生的角色,狄更斯形容他为“野人”,因为他“头发蓬乱”。

高礼帽已经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还成了“文明”的符号。这种帽子显然没有猎鹿帽更加实用,实际上英国人喜欢带着他们看戏剧和听歌剧,似乎很阻挡视线……但是,这种帽子从来就不是为了实用而诞生的。绅士们在伦敦街头碰面之后,往往会举起帽子向对方致敬,这是一种文明礼貌的表达方式。

所以,住在大城市的福尔摩斯,绝不可能整天带着猎鹿帽转悠,人们会觉得他精神有问题的。

那么,这种造型夸张很不实用的高礼帽,到底因为什么而流行呢?

高礼帽在伦敦街头很常见

就算是那个时代的人,也不去深究一种流行服饰的来源。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能让欧洲大多数男人(包括各个阶级)都喜欢上的装扮,一定不是“好看”这么简单的理由。

现代研究者认为,19世纪欧洲男性留胡子和戴高礼帽的流行,源于对女权主义的一种“无声抗议”。

和很多人想象当中的不一样,直到19世纪的欧洲,女性依然“地位地下”。根据著名的《拿破仑法典》规定,欧洲大多数国家都认为女性不能成为法人。在结婚之前,他们只能听从家长的安排。在结婚之后,就要丈夫代替行使法律权利。也就是说,19世纪的欧洲女性,大多数无法独立签署合同、提出诉讼,甚至是改变自己的居住地址。

自行车也是19世纪很多女性的最爱

不过,资产阶级还是“有限度”的提高了女性的地位。比如女性的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很多大学愿意接纳女性学员;女性通过争取获得了一定的选举权(某些国家地区);女性可以参加工作,尤其是以前不让女性参与的行业;1870年英国通过的《已婚妇女财产法》,保证了妇女赚取的收入归自己所有;19世纪末女性开始活跃于报纸和杂志编辑领域;通过骑自行车改变服装上女性特点……

受教育程度高和广泛参与到社会生活中,让女性争取自身权益的觉悟越来越高,女权主义运动也越来越多——资产阶级的男性虽然认同妇女地位的提升,但是又很担心男性地位的相对降低。

实际上,数千年来欧洲男性一直占据主导地位。一个绅士不该反对女性争取自身权益,那该怎么继续强调自身的“男性优势”呢?

舞台上流行的高礼帽

很简单,通过黑色礼服、胡子和高礼帽。19世纪所谓的体面,不仅是男人之间财富地位的体现,还是如何让自己“像个男人”。虽然当时的绅士们没有以恶意歧视女性,但他们还是从内心深处希望能够在女性面前保持足够的“优势”。

于是,八字须和络腮胡子出现了,这让男人显得更加“阳刚”,尤其是浓密的胡子能遮掩脸上细小的表情,能让男性做到喜怒不形于色——19世纪的欧洲人认为,流露感情是女性的特征。

而高顶礼帽也是也是通过严肃的色彩和高度,强调男子气概。和黑色斗篷搭配起来的话,更显得很有“男人味”。因为在当时,女性的服装和配饰往往非常艳丽,女性更愿意展露自身的优势,更愿意用漂亮的服装和配饰引人注目。

《纽约黑帮》里的高礼帽

当然,19世纪的英国男人绝不会承认,留胡子和高礼帽是为了保住男性的骄傲地位。那时候他们有一些其他的解释,比如有人就说空气中充满了有害气雾,浓密的胡子可以过滤掉毒气。至于高礼帽,自然被解释为文明的象征……

当然,“流行文化”的最大特点就是:就算是身处其中的痴迷者,也难以说出流行的主要原因。别人都这样,所以我也要这样。

福尔摩斯的高礼帽,虽然起源于对男性地位的强化,但是很快就淡化了这一原始目的,成了纯粹的男性装饰物——代表着体面的欧洲人形象。

卓别林的经典性形象

这一形象也传到了美国,在影视作品中比比皆是。比如《纽约黑帮》中的夸张高礼帽,就是早期移民努力保持男性优势和凝聚力的表现。而卓别林电影中流浪汉夏洛尔,也是一身礼服头戴黑色礼帽,毋庸置疑,卓别林想告诉我们,这个形象在努力的保持“文明体面”,想获得人们的尊重。

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有着太多象征意义的东西。19世纪的欧洲,也有着太多的矛盾与抗争:殖民者与被殖民者、旧贵族与新兴资产阶级、男性与女性、工业化与环境、文明与暴力……这一切,都在艺术作品和人们的生活中体现了出来,就像福尔摩斯头上的高礼帽。

厦门市海沧区邱甲跃五金店  电脑版  手机版  厦门市海沧区新垵村西片152-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