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福尔摩斯和华生(福尔摩斯也会和华生基情拌嘴吗)
福尔摩斯和华生(福尔摩斯也会和华生基情拌嘴吗)

文:IneffabiLis

歇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又译夏洛克·福尔摩斯,是西方近现代以来最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虚拟人物之一。在英国作家亚瑟·柯南·道尔的笔下,一位集幽默、才华、古怪、绅士与坚韧的神探形象跃然纸上。

这样富有魅力的角色自然不会“逃出”二次创作的手掌心。日漫《名侦探柯南》的江户川柯南、英剧《神探夏洛克》的“卷福”本尼迪克特……我们已经见过了太多对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致敬和改编作品。

相较动漫和电视的二创热潮,游戏界似乎并不待见这位大侦探。别说一线大厂了,放眼全球也只有Frogwares一家工作室制作过有一定成本的福尔摩斯游戏,这对于玩家们和福尔摩斯粉丝而言都是一件憾事。

好在Frogwares并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厂商,他们在维持系列传统特色的情况下锐意进取,为玩家们献上了许多出彩的福尔摩斯主题游戏。在本篇专栏中,我们将为大家介绍Frogwares二十年来所创造的福尔摩斯系列作品,以及作品背后的那些轶闻趣事。

>>>客居乌克兰的六位法裔程序员,与他们的福尔摩斯之梦

2000年,六名在乌克兰生活的法国侨民成立了Frogwares工作室,词源“froggies”指的正是法裔。彼时乌克兰正在饱受苏联解体后经济自由化的阵痛折磨,而客居此地的法裔程序员们则正如这片土地一样茫然。

就在这时,缪斯女神眷顾了Frogwares:2000年,英国法院裁定版权保护对已去世70年的亚瑟·柯南·道尔正式失效。自此,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福尔摩斯IP并且不用担心法律问题。Frogwares的创始人们一拍即合,决定制作一款福尔摩斯电子游戏。

2002年6月29日,固定视角点击解谜游戏《福尔摩斯:木乃伊之谜(Sherlock Holmes: The Mystery of the Mummy)》正式发售。玩家需要操作福尔摩斯在1899年的蒙特卡尔菲城堡之中移动,寻找记事本、笔记和其他线索来发现真相,游戏内有趣的谜题和较为精良的3D建模也得到了玩家们的好评。尽管Metacritic因为《木乃伊之谜》游戏内容过少而只给出了61分及格分,但本作光是在北美地区就一年内卖出了44179份,连Frogwares员工都感到不可思议。

本作目前正在Steam上免费出售,不过似乎无法在win10上正常运行。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木乃伊之谜》确实并不好玩,不过我们还是不干“用本朝的剑斩前朝的官”这种事情,继续回味大侦探的电子化之旅。

在21世纪初,刚成立的工作室将游戏交给第三方进行发行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那个时代的互联网上充斥着混乱与无序。不幸的是,Frogwares中招了。

负责发行《福尔摩斯:木乃伊之谜》的是法国互联网服务商Wanadoo(欧洲通讯业霸主Orange的前身),而他们居然试图利用乌克兰银行与法国银行的转账漏洞赖账。虽说法庭最终于2003年底裁决Wanadoo归还这笔不义之财,但在结案之前的时间内Frogwares无法获得任何销售利润——他们必须做些什么来获得收入,否则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情急之下,Frogwares决定在《木乃伊之谜》的基础上制作一款换皮游戏,这就是《福尔摩斯:银耳环(The Silver Earring)》的身世。

《银耳环》的玩法与《木乃伊之谜》几乎一致,只是将故事背景挪到了1897年的伦敦并重新制作了案件和谜题;无论是固定视角的镜头还是游戏内的3D建模都与前作如出一辙,要是被当代玩家看到,一定会痛斥他们把DLC当作新游戏卖。然而本作最终在两年内狂卖20万份,远远超过了一部换皮游戏所应有的地位。福尔摩斯迷的热情坚定了Frogwares继续制作福尔摩斯游戏的决心,并且也为整个开发团队回了一大口血。

>>>当大侦探福尔摩斯遇上克苏鲁和超级罪犯会发生什么?

有很多厂商在发现财富密码之后都会躺在钱堆里不思进取,显然Frogwares并不是这样的公司。在第七代家用机PS3-Xbox 360大范围普及之后,Frogwares也决定制作实时渲染3D游戏以增强玩家的代入感。

以前只做过固定视角游戏的Frogwares很好地完成了这项挑战,并且又一次复刻了《银耳环》的成功:2007年,《福尔摩斯:觉醒(The Awakened)》和《福尔摩斯:复仇(Nemesis,另有名称福尔摩斯vs阿尔塞恩·卢平Arsène Lupin)》两款引擎相同、故事不同的游戏先后发布,累计销量突破100万份。

《觉醒》融入了当时流行的克苏鲁元素(准确地说,克苏鲁一直很流行),并含有相当多的血腥和邪教场景。玩家需要操作福尔摩斯在英国、瑞士和美国调查邪教案件,并在堆满尸体的祭坛旁一边调查一边维持san值。得益于剧情和画面设计,本作理所应当地在欧盟ESRB评级中“荣获”17+M级。

《复仇》则将在法国家喻户晓的传奇盗贼阿尔塞恩·卢平带到了福尔摩斯世界之中。福尔摩斯需要与这位年少轻狂的盗贼进行对抗,阻止他偷走英国最珍贵的五件宝物——离谱的是,其中一件宝物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吻,而且他还真的偷到了。游戏内的国家美术馆、大英博物馆、伦敦塔等著名景点也让玩家们拍手称奇,戏称本作为“维多利亚伦敦旅游模拟器”。

从这两款游戏中,Frogwares学到了两件事:第一人称视角3D探索真的非常具有代入感;福尔摩斯与其他知名IP或角色联动百利一害。于是在2009年,《福尔摩斯vs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诞生了。

史上最知名侦探vs史上最恐怖罪犯,这样的题材赚足了全世界玩家们的眼球,而《开膛手杰克》的质量也完全对得起这个选题。正如PC Games评价的一样,本作拥有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玩家可以与任意NPC进行对话并获取信息,而伦敦最混乱肮脏的街区也在游戏内得到了精确刻画。Frogwares还仔细查阅了开膛手杰克的历史资料并在游戏内做出了还原,案发场景、证人证词乃至警察抓错人这种微小的细节都被制作组悉数重现,也难怪Frogwares的福尔摩斯系列游戏会拥有一大批死忠粉了。

>>>大人,时代变了:新时代中求变的Frogwares与福尔摩斯

随着电子游戏受众的快速增加以及新一代主机的面世,玩家们对游戏的爱好和要求也在悄然变化着。《福尔摩斯的遗嘱》和《福尔摩斯与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正是Frogwares在短时间内推出的两款截然不同的游戏,而它们的市场反馈也为Frogwares指出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福尔摩斯的遗嘱》里,我们的大侦探反过来成为了被苏格兰场通缉的一方,玩家需要反复切换福尔摩斯和华生两人推动剧情来消除误会、抓获真凶。本作还搭载了第六感(官方外挂)来协助玩家寻找线索,因此解谜推理部分的重要性和难度大幅下降了——取而代之的是跌宕起伏的主线剧情和极其具有代入感的叙述手法。总体而言,本作比起解谜游戏而言更像一部互动电影,粉丝们自然也会为出色的剧情演出买账。

《福尔摩斯与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则是一部改编自同名小说的超传统点击解谜游戏……传统到在非演出部分甚至压根看不见福尔摩斯本人,只有美漫风格的场景和90年代风格的复古UI。虽说本作依然在剧情和解谜方面得到玩家们的一致称赞,而且在很多细节上致敬了作者亚瑟·柯南·道尔,但销量却只有《福尔摩斯的遗嘱》的十分之一——在2011年还推出如此复古的点击解谜游戏,肯定没办法满足早已习惯电影化叙事的现代玩家。时代变了,大人。

既然要追求刺激,那索性就贯彻到底咯。2014年《福尔摩斯:罪与罚》同步登录了第七、第八代主机和Steam,并依靠次世代主机的机能制作出了相当出彩的画面。无论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贝克街221B室内环境还是巨大而不失细节的维多利亚时代伦敦场景,都证明着Frogwares强大的技术能力。玩家可以随意在游戏地图内行动、与路人和重要角色交谈以获取信息、在贝克街221B里分析收集到的线索并阅读笔记本来进行推理。

作为Frogwares最受好评的一部作品,《罪与罚》大幅简化了推理的难度并将游戏设计的重点放在了具体玩法上。玩家可以在屋子里更换福尔摩斯的衣装来打扮成不同身份的人以便套出NPC的台词,还可以在交流过程中予以反驳,甚至能花一点钱雇个小孩子来帮忙搜集情报。游戏内还搭载了许多小游戏,比如将化学物品带回贝克街221B进行分析并调配新的药水等,而且允许玩家进行跳过。至于具体的推理,玩家只需要跟随主线剧情和指引来进行即可,并不需要自己思考太多复杂的东西,对只想看剧情的轻度玩家而言可谓非常友好。

本作的关键进步在于开放式结局:当玩家锁定嫌疑人之后,如何处置嫌疑人就成了最关键的部分。是将他交给冰冷的法律,还是原谅他迫不得已的犯罪行为,亦或是自己化身正义予以私刑惩戒?每种结局都拥有独特的即时演算动画,让玩家能够彻底沉浸在Frogwares精心设计的剧情之中。不论出于怎样的考量,玩家都无法达成最完美的结局,这正是《福尔摩斯:罪与罚》最独特的一部分。

《福尔摩斯:罪与罚》在上周登陆了杉果,喜欢这一传奇侦探故事的玩家不妨前去看看,亲身体验一下扮演福尔摩斯探寻线索,勘破谜题,并在法律与道德之间做出抉择的感觉。

>>>沉沙折戟?Frogwares与发行商不得不说的那些恩怨

不过,一路顺风顺水的Frogwares在2016年发布的《福尔摩斯:魔鬼之女》上栽了跟头——没错,又一次栽在了发行商手上。

《福尔摩斯:魔鬼之女》本身是一部相当精彩的游戏,延续了《福尔摩斯:罪与罚》中的强大主线剧情并加入了莫里亚蒂教授女儿等略带恐怖的角色和剧情。本作拥有更高的破案自由度,也同样搭载了基于道德或法律的不同结局。然而发行商Bigben Interactive(后更名为Nacon)却在游戏内强行植入了联网程序和正版验证等功能,直接导致网络环境不佳的玩家在游玩《魔鬼之女》时真切体会到了“三步一小卡,五步一大卡,十步一黑屏”。如果你想要体验本作,记得断网游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开烦人的正版验证程序。

Frogwares和Nacon的恩怨这才刚刚开始。

2019年,Frogwares旗下的克苏鲁题材新作《沉没之城》正式发售。然而不久之后,Frogwares便与发行商Nacon展开了唇枪舌战——甚至一度在游戏的Steam页面上互相发文指责对方违反合同。目前法国法庭还没有对案件做出最终判决,但最后受伤的依然是玩家:除了Nintendo Eshop和Steam上的Nacon版以外,其他所有商城的《沉没之城》均已下架、无法购买。

>>>《福尔摩斯:第一章》与Frogwares的未来,梦回开始的地方

不论最终胜诉与否,这次Frogwares应该是真的学乖了。预计今年内发售的《福尔摩斯:第一章》将由Frogwares自己发行,并且将会登录次世代主机平台——意味着更优秀的光影效果,更大的地图,更精细的建模和更长的游戏流程,还有更加紧张刺激的动作打斗演出。本作将把目光聚焦在青年福尔摩斯身上,年轻的大侦探将在具有异国风情的小岛上证明自己。

20年来,Frogwares始终坚持创作着福尔摩斯题材的电子游戏。他们坚持在每一代游戏上都做出创新,在尽可能迎合主流市场游戏风格的前提下保留了属于福尔摩斯系列的那份趣味。

同样,作为玩家的我们也希望Frogwares能够持续推出更多精品游戏,这样我们才能看见喜爱的福尔摩斯形象继续活跃在游戏世界之中,破解更多的弥天大案。

厦门市海沧区邱甲跃五金店  电脑版  手机版  厦门市海沧区新垵村西片152-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