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内田良平——日本黑龙会的创始人
内田良平——日本黑龙会的创始人

内田良平(1874年-1937年7月26日),号硬石,日本福冈县人。日本黑龙会的创始人,是日本典型的大陆浪人,黑龙会的灵魂人物。

他是日本第一个深入俄国考察后认识到革命力量的人,意识到俄国矛盾重重,借扩张维持,不侵略必将灭亡,侵略受挫必将提前毁于革命的问题。因此坚决主张对俄决战,他一生致力于打通满蒙和西伯利亚,为此翻云覆雨,支持孙中山成立中国同盟会,在民国时期支持满清遗老复辟,一切目的就是要把蒙古和东北从中国分裂出去。

内田良平是玄洋社著名骨干内田良五郎的次子,年轻时寄养在叔父平冈浩太郎(玄洋社创始人)家里。1892年平冈把18岁的内田良平带到东京,让他进了设在神田锦町的东洋语学校,他在这里学习俄语。业余时间他还在讲道馆学习柔道。1894年3月,流亡日本的朝鲜开化派领袖金玉均被守旧派刺死在上海,李鸿章用北洋水师的军舰"威远"号,把金玉均尸体送往朝鲜。朝鲜守旧派把金玉均的尸体处以凌迟极刑。这引起了玄洋社社员的激愤,该社主要骨干的野半介,在东京为金玉均举行葬礼的次日,拜会了外交大臣陆奥宗光,力劝对中国开战,陆奥以时机未到相拒绝,的野半介又去访问参谋次长川上操六,川上说道"你是玄洋社的一员,听说贵社人才济济,如想迅速解决时局,能不能找一个人去放火。一旦大火燃起,灭火就是我们的任务!"的野半介回来向头山满汇报,头山果断的说:"好吧,我们就去支持朝鲜的东学党。"于是玄洋社特地成立了"天佑侠"组织,决定派遣内田良平和太原义纲到朝鲜去充当纵火者。

内田良平秘密偷渡朝鲜,与聚集在釜山的"大崎正吉事务所"的大陆浪人会合,他们共有14人(内田、太原义纲、铃木天眼、大崎正吉,时泽佑一、日下寅吉、武田范之、大久保肇、田中侍郎、白水健吉、吉仓汪圣、千叶久之助、井上藤三郎、西肋荣助)自称天佑侠,他们深入民间,挑动纷争,激化矛盾,以同情姿态,帮助"东学党"举事。4月,东学党起义后,如烈火燎原,屡战屡胜;5月全罗道首府公州被起义军占领,朝鲜政府请求清政府出兵助剿,清政府仓促派兵3000人,日本政府以此为借口出兵对抗,1894年7月28日大岛义昌混成旅在牙山击败聂士成部,8月1日正式对中国宣战,中日甲午战争爆发。

战胜了中国的日本,终于和伺机南进的俄国形成直接对立,特别是1895年《马关条约》后,日本因三国干涉还辽受辱,内田立志对俄国报复,于同年8月偷渡海参崴,开始以该地区为中心,秘密侦查俄国远东地区,翌年再次携带柔道高手再次潜入海参崴侦查,绘成详细地图,交给陆军大佐土屋光村,内田又勘察了中国、朝鲜和俄国边界地带的间岛。1897年内田奉其叔平冈浩太郎之命勘察西伯利亚铁路沿线地带,途中历尽艰辛,于1898年进入俄国首都,详细调查了俄国的政治经济状况,得出俄国不足惧的结论。回国后,他撰写长篇文章《俄罗斯国内之重大缺陷》在东亚同文会机关刊物《东亚时论》上发表,揭露俄国政府和社会上的种种腐败现象,向日本人民宣传俄国不过是个泥足巨人。十九世纪末,日本人对俄国的认识很肤浅,只知道俄国是个在明治维新以前就威胁日本的大国、强国、可怕之国。没谁认为俄国不可怕,内田的文章一发表出来,都觉得是奇谈怪论。但是玄洋社的平冈浩太郎和神鞭常知却认同了他的观点。为了宣传自己的观点,他去拜访近卫笃麿,申明俄国并不可怕,日本有必要对俄一战,近卫笃麿回答:"现在对俄作战,我想都没想过。"内田毫不气妥,继续宣扬自己的观点,认为俄国并不可怕,战胜后可以获得西伯利亚丰富的资源。 1899年他第三次渡过日本海潜入海参崴,和在那里的同伙宫本铁之助、秋山运次郎、吉田耕造、西村八重吉、山田园、岩仓善纪等商议抗俄之策,回国后,又携带同伙葛生能久渡海到中国东北一带活动,刚走到釜山,就被日本警察拦住,因为日本政府已经将他列入可疑分子名单,禁止他再到中国去惹事。

内田对此极为愤慨,因此考虑新的生活方式,认为必须组织团体进行合法活动。1901年2月,内田良平纠集同伙,在东京神田锦辉馆组织黑龙会,以头山满为顾问,内田良平被推为该会主干。内田组织黑龙会的目标就是打入亚洲大陆,成为大陆各民族之盟主,其纲领明确规定:"打破现状,强硬外交,充实军备,贯彻以天皇绝对主义为基础的国民教育。""当下之急务,先与俄作战,将俄国从东亚击退,然后将满洲、蒙古、西伯利亚打成一片,为经营大陆打下基础。

当时研究俄国问题的,有近卫笃麿为中心的国民同盟会,黑龙会则担任鼓动舆论工作。他相继发刊《黑龙会会报》、《黑龙月刊》,出版发行了《最新满洲地图》、《俄国东方经营部署全图》等。该图是根据内田在俄国弄到的秘密地图制成的详细精密大地图,揭示了俄国东侵的企图,发表后举世震惊,《伦敦泰晤士报》曾刊登长篇报道予以介绍。他1901年8月发表长达70页的《论日俄两国实力和和战两策之厉害关系》一文,为日本政府以妨碍外交为由加以没收,《黑龙月刊》发行后,由于其鼓励日俄开战,曾屡遭查禁,但每查禁一次,就引起人们的兴趣一次,结果反而帮他扩大了影响。他在《俄罗斯亡国论》一书中,从种族、政治、教育、宗教、经济、产业、社会各方面说明俄罗斯帝国内部充满矛盾,力陈俄国不足畏,并且指出:"俄国之国情恰如骑自行车旅行,如果静止下来必然倾覆,因此他的领土扩张是必然的,如果他放弃侵略中国大陆,那他一定会被自己的内部矛盾所摧毁,因此幻想和俄国进行谈判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的对外政策根植于对内政策。我国必然与之一战,我国必胜,因为俄国终将为内部革命所摧毁。"这书一出立即被封存,最后通过交涉,改名为《俄罗斯论》才得以发表。这本书很有影响,十多年后俄罗斯帝国在十月革命中灭亡,政友会的有名政客小久保喜七重读了这本书后,写信给他:"阁下当时历数俄罗斯亡国之由,悉合今日之实情,甚为惊叹,借此机会表示敬意。"此外,内田于1901年12月在东京创办黑龙学校,免费培养俄语研究生,后来该校很多人在日俄战争中从军担任翻译。

1902年他成立日俄协会,居然说动了伊藤博文这样日俄妥协论者来充门面,内田对伊藤说:"我深信日俄关系的结局只有冲突,别无他途,对此种局势,政治家力免冲突,军人准备冲突,有志之士主张开战,均为当然之事理,此乃各自忠于职守之表现。"接着称颂伊藤博文为国家元勋,以一切手段来维护日本安全,乃柱石之臣当然要办的事,他成立日俄协会,乃是帮助伊藤处理关于对俄的和平与战争问题,一席话说的伊藤大为赞许。不久有人反应警视厅跟踪内田这样的爱国者实在没有道理,伊藤又干涉警视厅取消了对内田的跟踪。内田越发活跃,在1902年得到俄国秘密收买朝鲜镇海湾的卧岛和釜岛的地图,立即授意葛生能久抢先将其收买下来,不久日俄开战,日军立即在卧岛修筑炮台,釜岛后来也修筑了要塞。

1903年秋,日俄关系紧张,他经叔父平冈浩太郎介绍认识了参谋总部的儿玉源太郎大将,指出西伯利亚大铁路虽是单线,但由于满洲物产丰富,俄国只需要运输军火,运力实在不可低估,要求运用散居在满洲的黑龙会人员,掌握一批反俄的马贼破坏铁路,儿玉马上命令研究执行,但由于还没有开战,这个计划在内阁没能得到通过。

内田良平试图像头山满那样在日本军政界发挥影响力。1902年,日本海军省、陆军省在由谁来出任日本驻俄武官的问题上争执不下。海军省主张派明石元二郎,而陆军省另有人选。明石元二郎是玄洋社成员,毕业于福冈修猷馆,他的岳父是玄洋社社长月成勲。消息传出后,内田良平马上以黑龙会首领身份,要求任命明石元二郎。陆军省的那帮战争狂人,绝非等闲之辈,起初对内田良平的提议并不买账。内田良平则威胁:如果陆军省不听从建议,则以后断绝与陆军省合作,不再提供情报。陆军省权衡一番后,终于妥协。

明石元二郎至俄国后,听从内田良平建议,结识沙俄反政府组织,并提供武器援助。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时,明石被俄国政府驱逐至瑞典。他联系上隐居斯德哥尔摩的芬兰独立党领袖齐利阿库斯。通过齐利阿库斯的斡旋,试图在俄国建立反对党联盟。齐利阿库斯向19个俄国政党发出邀请,其中有8个党派响应。1904年10月1日,俄国反对党联合大会在巴黎举行。1905年4月,联盟大会又在日内瓦召开,列宁还亲自到场。在日本间谍挑唆下,俄国各地的暴动已不可收拾,被闹得天翻地覆,导致俄国在日俄战争中被迫接受停战和谈。

经过中日、日俄战争后,内田良平被韩国统监伊藤博文任命为"韩国国旗调查嘱托",1906年他于韩国唯一政党"一进会"会长李容九会谈,誓盟成立"日韩联邦",内田并就任一进会顾问。一进会的宋秉畯拜访了日本陆相寺内正毅,元老山县有朋等,推行实现日韩合并计划。内田得到首相桂太郎默许,不顾伊藤博文关于时间尚早的意见,与李容九、宋秉畯阴谋废立韩皇,终于在寺内正毅担任韩国统监的1910年,由明治天皇颁布了日韩合并的诏书。

1931年6月26日,内田成立了大日本生产党,并亲自任总裁。二、三十年代日本出现右翼恐怖主义狂潮,内田作为铁腕人物的黑后台,压服了日本财界和政界,加快了侵略中国的步伐,但他声势太大,遭到昭和天皇的猜忌,决心打压他的势力,内田良平被警方传讯了几次,差点被杀。这对自负的内田良平的打击几乎是致命性的,此后内田良平基本上末主持什么活动,改由头山满主持黑龙会。 失去日本当局的支持后,黑龙会开始走下坡路,内部又产生了激烈分歧,分成两派:年老的一辈主张在此非常时期要自我约束,谨慎从事、按日本当局的要求办事;年轻一辈人则主张不受日本当局约束,从进行更大规模的对外侵略中寻找出路。最后两派一致同意,在保留黑龙会的同时,把主要工作放在大日本生产党那里,并聘头山满为顾问,更放肆地进行对外侵略活动。1936年裕仁天皇彻底铲除了主张北进的皇道派将校,极力主张北进的黑龙会因失去后台支持,逐渐被冷落。内田良平于1937年7月26日郁闷而死,终年63岁。距离七七事变爆发仅20天。此后黑龙会的主要活动移到了中国,继续从事贩卖鸦片、间谍等勾当。

厦门市海沧区邱甲跃五金店  电脑版  手机版  厦门市海沧区新垵村西片152-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