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2015,应对传染病挑战无穷期
2015,应对传染病挑战无穷期

2015年岁末,在应对传染病挑战领域,频频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11月24日以来,西非3国未报告任何埃博拉新增病例,意味着肆虐西非国家两年之久的埃博拉疫情几近终结;12月23日韩国政府宣布,中东呼吸综合征这场困扰了韩国7个月的罕见传染病疫情正式结束。

事实上,过去一年全球范围内出现过的疫情远不止这两种。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和国际合作的加强,人类应对传染病传播的能力不断提高,然而,病毒变异的加快及人际交往的频繁又为传染病防治带来新的挑战,人类应对传染病的战役是没有穷期的。

世界疫情仍频繁

过去一年,多种多样的传染病在全球范围内出现和传播。

中东呼吸综合征,发源于中东地区,被认为最有可能由骆驼身上的病毒引发。然而伴随着频繁的全球商旅贸易往来,位于东亚的韩国未能幸免,成为疫情的“重灾区”。这也正反映了当今时代传染病的传播、流行规律。

该疫情虽在韩国结束,但在其发源地——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卡塔尔等国依旧肆虐。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自2012年首次发现该病以来,中东呼吸综合征已造成1600多人患病,其中584人死亡,共有26个国家发现该病疫情。

在西非3国及国际社会的共同应对下,肆虐西非两年之久,引发超过2.8万个病例,吞噬1.13万个生命后,“史无前例”的埃博拉疫情于岁末几近终结,但零星患者还可能出现。

在拉美、非洲、东南亚一些国家和中国的台湾地区,蚊虫传播的登革热随着气候变暖而越发猖獗。在巴西,1月至9月间就发现约143万名登革热患者,其中709人不治身亡。

由寨卡病毒引发的罕见传染病寨卡热肆虐巴西、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等拉美9国。在巴西,这种传染病造成1761例新生儿小头症疑似病例,其中19人死亡。

几乎已绝迹的脊髓灰质炎在乌克兰、老挝等地再度出现;原本存在于非洲和印度洋地区的热带病“基孔肯雅热”突然在西班牙出现;在尼日尔,大规模暴发的脑膜炎疫情导致百余人死亡;霍乱、伤寒、麻疹等疫情分别在伊拉克、坦桑尼亚、刚果、乌干达等国出现;在西非地区,除埃博拉外还出现了拉沙病毒引起的拉沙热……2015年的疫情并非最为严重,但“旧病”未去,“新病”已来,由病毒、病菌或寄生虫等不同病原体引发的各种传染病,依旧在困扰着人类。

大疫之后应深思

在医学和科学日益发达的今天,为何不同种类的传染病还能在世界各地肆虐?背后的问题值得人们深思。

首先,贫穷落后、医疗基础设施薄弱,让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成为传染病的最大受害者。在一些发生动荡和战乱的国家,医疗设施被破坏,常见传染病都可能发展成严重疫情。

其次,在当今世界,先进的医学知识和诊疗技术掌握在发达国家尤其是西方医药巨头手中,而发展中国家因其“市场利润不高”,当地的一些传染病疫情很难引起医药巨头的“兴趣”,由此导致缺乏针对当地疫情的有效疫苗和药物。

此外,一些地区存在特殊风俗和社会文化,医疗卫生知识普及不够,也助长了传染病疫情的转播。

事实上,在世界各地不断出现的新旧传染病疫情,多少也暴露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种种问题,南北发展悬殊、贫富差距加大、科学知识普及不够、国际合作不足,等等。而人类要战胜各种病原体,首先应治疗自身的“社会病”。

中国智慧有价值

在2015年,与传染病有关的也有令人振奋的消息。

这一年的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本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药学家屠呦呦以及另外两名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大村智,表彰他们在寄生虫引发的传染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

近半个世纪前,屠呦呦等人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发现了青蒿素,开创了疟疾治疗新方法。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已成为疟疾的标准治疗药物,全球数亿人因这种“中国神药”而受益。青蒿素随着中国对其他国家特别是对非洲国家的医疗援助、合作项目而深入疫情地区,从而对防治疟疾发挥了最大功效。要应对传染病的挑战,南北之间、南南之间多层面的国际合作必不可少。

这些合作举措受到非洲各国的热烈欢迎,无疑将为防控多种传染病疫情,贡献更大的力量并成为国际合作应对传染病疫情的典范。(综合记者黄堃、张淼、彭茜、和苗、刘隆报道)  据新华社北京12月28日电

厦门市海沧区邱甲跃五金店  电脑版  手机版  厦门市海沧区新垵村西片152-102号